2008年4月30日

探病

探病的缺點很多,優點沒幾個而且都能被取代,因此探病是不好的行為。

首先,病人應該要多休息,調養身體,方能早日康復。探病卻干擾病人的作息,使得病人必須招呼客人,這對病人是不好的。

再者,探病還很有可能使探望者暴露在大量的病原體之中,增加疾病傳染的機會;探望者也可能帶入病原體,造成在養病中身體本來就比較虛弱病人染上不同的疾病。

隨著探病時贈送水果、花籃等禮品更是一種浪費的表現。以前水果是高級食品,平常吃不到,所以會在探病的時候贈送一兩顆水果給病人調養身體,但是現在 水果已經變成日常飲食的一部份了,沒什麼稀奇,一次就送一大盒。可是病人時常因病食慾不佳,吃不下那麼多水果,於是水果經過長時間的放置,就會腐爛、脫水、發 黴。通常為了避免這種情形,這些本來是要送給病人的水果會有一大部分變成是家人或朋友在吃,這樣不是很奇怪嗎?花籃就更浪費了,病人通常根本沒辦法照顧植 物,因為總不能擺著任植物枯萎,所以還要特別請人來幫忙照顧。就算有人照顧,花籃也不見得能維持很久,而植物死了以後要處理也很麻煩。反觀病人真的喜歡植 物嗎?不見得。

探病現在還變成一種禮貌的表現,有什麼親朋好友住院就一定得去探望,不去還會被當成不關心。有些人很忙還還會被迫要抽出時間去探望病人,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探望,這就違背探病的本意了。

探病唯一的好處是可以陪病人聊聊,讓病人心情好康復快,也瞭解一下外界的情形,但現在有網路和電話大可以不用親自過去。

勞心者的負擔

  中山先生說:「聰明才力愈大者,當盡其能力而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聰明才力略小者,當盡其能力以服十百人之務,造十百人之福。所謂巧者拙之奴,就是個道理。至於全無聰明才力者,亦當盡一己之能力,以服一人之務,造一人之福。」

  蜘蛛人和他叔叔以及他的眾多影迷也說:"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讀書的目的是因為以後要當勞心者,也就是要當服千萬人之務的人。這種情況下一個決定就會影響成千上萬人的生活,若是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災難,需時時小心翼翼。同時,知道 的東西越多,會擔心的東西也越多,例如各種社會問題、政治、生態環境、心理狀態、科技發明等等,就像醫學系的學生往往是健保卡使用記錄最多的人,因為隨便 一個小病徵他們都會懷疑是否是某些嚴重疾病的先兆。而且知識份子可能會是少數注意到問題的人,解決問題也就只能靠這少數幾人,其他人完全無法瞭解狀況,眾 人皆醉我獨醒可能被當成瘋子的自以為是。

  這麼艱難的工作想做的人應該很少才對偏偏台灣很多人都不喜歡做勞力的工作,當歷史課本在講台灣人肯吃苦、努力打拚的精神的時候,年輕人卻在妄想一飛沖天,認為硬讀個大學就有辦法坐辦公桌不用費力,結果機遇較差的還是找不到心 目中想要的輕鬆工作,於是就寧可當個小員工、或是自己胡亂創業,也不願意當勞力者,建築公司只好進口外勞,然後外勞又因為文化無法融入而造成治安問題……而機遇好找到工作的人卻開始在大量資料中費心後才悔不當初。

   目前在社會地位比較高的職業並非就是最適合大家的職業,大家只看到勞力者在大太陽下汗流浹背,很少看過勞心者冥思苦索。每個人都有差異,可能是先天遺傳 也可能是後天學習訓練而成,我覺得兩個都有影響,這些差異讓每個人適合不同的工作,適應獨特的區位(又稱利基)。必須要是有興趣、能夠駕輕就熟的工作才是適合的區位。對於發展方向比較不明確的人則可以透過性向測驗、興趣量表、體能或智力測驗之類 來幫助選擇。

  每種生物彼此之間都有差異,在生態系中適應獨特的區位,吃水草的小魚不能去搶猛禽的區位,草原上的獅子也不能去搶北極熊的區位。每個人在社會上也一樣,甲適合當領導人、乙適合當商人、丙適合當工人、丁適合當藝術家……不是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大家都受到先天和後天的能力和興趣的限制。

瓶裝水

  商店能夠賣那麼多瓶裝水而不會滯銷,我一直無法理解。就算水的保存期限長、可以提供給在外面口渴又剛好沒帶水的人,也不至於賣得好到可以半個冰箱都放瓶裝水吧?自來水一度1000公升,最貴也不過12元,12元連一瓶0.6公升的瓶裝水可能都買不到,那麼貴幹嘛買?唯一的可能是消費者被商家愚弄,以為瓶裝水比其他水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台北水龍頭的水可以直接喝,台灣其他地區我不清楚,但只要管線沒有太老舊通常煮沸後也都可以喝。相較之下保特瓶長期裝液體有可能會產生一些有毒物質溶解在飲料裡面,寶特瓶製造過程和用完後都會造成污染(回收雖能降低污染但也無法變成零污染),瓶裝水從製造廠商一路輾轉送到消費者手中這些運輸過程也會耗費能源,對環境造成傷害。

  同樣都是水,水龍頭的水不喝,去喝大老遠運過來又貴又不環保可能還有毒的水幹嘛?又沒有好喝一千五百倍!

別吃吻仔魚

  吻仔魚並不是一種天生就永遠那麼小的魚,而是各種還沒長大的小魚苗的混合。這些小魚苗每隻都有機會長成一隻可以佔據整個盤子讓三、五人吃的大魚。現在抓光以後就沒了,沒有人在養殖魚苗當吻仔魚賣,因為連養殖漁業的人都知道養大比較值得。就像曾聽老一 輩的人說,以前捕魚都是用網眼大的漁網抓大隻的魚,讓這些小魚可以從網眼離開,反正小魚也沒有肉。不要趕盡殺絕可以留著等以後長大了再來抓,到時候 再來抓正常的大魚比較有價值,也符合永續發展的概念。偏偏現在就是有些人不等魚長大,趁牠還小的時候就一網打盡,破壞整個海洋生態殆盡,然後端上桌讓人隨便一口就吃掉七、八尾吻 仔魚。

  大家不要再吃了,讓我們一起抵制這個市場,只要沒有市場自然就不會有人要抓這些賣不出去的魚,讓小魚可以有長大、繁衍的機會!

少用衛生紙

  每個人每天不管是流鼻涕、上廁所、吃飯擦嘴、擦手……都會用到大量的衛生紙。這些衛生紙沒有回收再利用,也十分不容易分解(),而這些衛生紙大多都是砍伐森林而來。你可以看看衛生紙和背面寫的原料:100%原生紙漿,很多甚至是砍伐自然原生林,例如Kimberly-Clark這家公司(根據綠色和平組織的說法)。

  可是好像也不太可能完全不使用衛生紙,所以只能盡量少用,這裡有一些我想到的節省衛生紙的方法:
1.擦東西的時候盡量用抹布、如果可以的話盡量自己帶手帕(可惜每次清洗不太方便,也沒有衛生紙乾淨)、在餐桌盡量用布製餐巾,反正有其他可重複使用的材質替代時就不要用衛生紙。
2.衛生紙沒有髒掉可以留著多使用幾次。例如吃飯前洗手用紙擦乾,這張衛生紙沒有髒,只是濕了,可以留到吃完飯拿來擦嘴巴。
3.盡量用再生的衛生紙,印象中像Starbuck給的餐巾紙就是再生的。
4.不要抽四、五張衛生紙只為了打一隻蚊子,徒手打就好了。上完廁所擦屁股一次也只需要用一張就好(拉肚子就對折一下),反正上完廁所會洗手,就算稍微透過一點點也不會怎樣啦!
5.不要用衛生紙來壓傷口止血,不只浪費衛生紙,纖維還會黏住傷口。


註:我一向不細分衛生紙和面紙,但是這回既然提到分解的問題就獨立出來說明一下。廁所用的那種捲桶衛生紙遇水就碎掉很好分解,塑膠小包裝或盒裝面紙就算埋到土裡也不易分解。

2008年4月27日

仁--最簡單也最困難的目標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不知其仁也。」(公冶長第五‧八)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雍也第六‧五)
前面孔子說不知道子路、冉求、和公西赤是否仁。後面孔子進一步說他的弟子通通都不怎麼能達成「仁」這個目標,連顏回都只能持續三個月。照這樣看起來仁好像是個很難達成的目標。但是……
子曰:「仁遠呼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述而第七‧二九)
「仁」這東西居然是要它來它就來!可是孔子的弟子都做不到?
子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里仁第四‧五)
意思說:君子一直都仁,不管環境再差都不會有一頓飯的時間違背「仁」這個原則。所以看起來好像是說只要是君子就都能維持仁,所以對孔子自己來說很簡單。而孔子的弟子不是君子,因為他們會違背「仁」的原則。如果孔子連自己的學生都教不好,我們拿學不好的學生根據教得不好的老師所說的話寫成的書來教學生,效果應該不會很好。

道德幹嘛用的?

  我覺得道德只是一些古人發現的一些如果照著做可以對大家最有利的做事方式,但是因為當時社會科學不夠發達,無法解釋為什麼這樣最有利,所以就用宗教、權威來保護,最後就成了今天看到的道德常規。

  為什麼不應該見死不救?因為救人對整個族群有利。為什麼不應該在會危害其他人的情況下自私?因為自私時常造成只有自己一個人獲益,不如大家合作整個群體都獲利。為什麼親人不能通婚?因為會增加遺傳病的風險、降低族群的基因多樣性。為什麼對人要有禮貌?因為這樣對方比較愉快,可降低衝突的機率,還可以顯示並鞏固自己的社會地位,維持社會階層,像周公訂禮樂,就是為了維繫社會,確保可以長期統治。

  但是在不同的空間、時間下,由於環境不同,適用的規則也是不一樣的,就會產生不一樣的道德規範。

  空間造成的不同常造成不同文化剛遇上時會有的衝突:因為有一方以上不認同另一方的價值觀,認為自己的道德標準對方應該也要也適用。解決這些文化差異的方法不只一種。同化對方或消滅對方是比較極端的情況。現在一般認為比較適合的解決方法就是各文化彼此尊重下進行交流,因為可以截長補短彼此學習。我覺得最糟糕的是搞封閉、民族主義,像古時候漢人把自己和游牧民族隔絕,這樣會造成隔閡越來越大。

  至於時間的不同則是產生那些過時、需要修正或完全拋棄的思想。對於比較傳統的道德觀念,無論是過度地保護或太激進地拋除都不太好。如果武斷地說這些全部都是過時的傳統思想、要擺脫束縛云云,而忽略這些觀念背後的意義;或是一味的守舊以致於和現實脫軌,都會造成問題。前者的例子包括性開放造成青少年懷孕和性病、「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後者則有像是家暴還不肯離婚、被打不還手、男生不能怕紫外線等等。

2008年4月26日

「有信仰」和「信什麼」

理性和信仰就像腳上的兩隻鞋子,你有兩隻的時候可以走得比只有一隻遠。
-------巴比倫五號,第四季第二十二集:隕星的解構。

  我認為信仰可以分開看成內外兩層,外層是「有信仰」這個狀態本身,內層則是信仰的「內容或對象」,可以是哲學思想,可能是任何事物:可以是宗教、可以是科學方法、可以是環保、可以是金錢和權力、可以是某個政治人物、可以是「想要的就去爭取」一句話……而且可以改變。

  外層「有信仰」這件事是「信仰」的概念中比較重要的,所謂的「信仰給人信心、使人有目標、讓人在遇到挫折的時候能有動力繼續下去、像鞋子一樣讓你走得更遠」就是指信仰的外層而言。如果沒有外層,單獨的內層就只是一個概念,一個沒有人相信並實行的概念無法發揮它的效果。是信仰的外層使人去不屈不撓地追求內層,這不屈服的奮鬥精神是人性的重要價值,也就是某些比較新派的宗教說「神就在你我心中」時所指的神。

  信仰的內外兩層可以分開看,不管內層是什麼,只要你相信它,這「相信」的力量就可以顯現。既然如此,應該要選一個對大家有利的原則當作內層--至少不應該有害,例如燒香、燒金紙、放鞭炮,這些儀式雖然可以加強信仰,卻造成污染,且容易引起火災;伊斯蘭教的某些分支進行恐怖攻擊也是一個例子。信仰的內層更不能擋在理性前面,一隻鞋子擋住另一隻會讓你絆倒。現今許多基督教信徒試圖用聖經解釋地球和生物的起源、提出智慧創生,就是讓信仰蒙蔽了科學理性。像這些宗教因為當初開始發展的時候還沒有今天的這些物理學、環保、和平、心理學等等的資訊,所以選了一個以現今觀點來看並不合宜的概念來當信仰的對象。既然有信仰才是信仰的主要價值,內層只是作為附加價值,那麼這些宗教應該慢慢地修改教義。我很喜歡達賴喇嘛開放的心胸,聽說曾經他被問到「如果宗教和科學抵觸怎麼辦?」時,他說:「那就只好修改宗教囉!」

  除此之外,更危險的一種信仰對象是自己,如果相信自己做的事情通通都是對的,那就無法理性地看清自己的錯誤,而且會以帶侵略性的態度做事,並且排擠其他人的看法,無法尊重不同的觀點,這是濫用「有信仰」的力量。

祭拜死人

  目前大多數處理死人的方法是把屍體埋起來或放靈骨塔,並立碑、供奉。但是死人又不會有知覺,拜它有什麼用?人死了就死了,還讓他割據一塊地,每年掃墓還要佔用家屬的時間,自找麻煩嘛!

  秦始皇蓋了超大的陵墓和兵馬俑,結果咧?秦朝一下就滅國了。
  法老王蓋了金字塔,結果咧?古埃及文化斷了。
  沙迦罕蓋了泰姬瑪哈陵,結果咧?他被兒子竄位。

  儒家提出的孝順應該是要孝順還健在的親人,而不是去祭拜已經過世的先人。一個人能對我們產生的影響應該都是生前給的才對,就相西方人喪禮上常說的「說的活在我們心中」一樣(可惜西方人一樣做墳墓佔空間),就算要弔祭死人,理由應該是活著的人覺得曾經受他影響,希望能記住亡者。清明節掃墓去掃一個我不認識的人的墓意義在哪裡?而就算是想要記住覺得值得記住的人,也可以透過不同方式,例如收藏他的遺物、記錄他的想法等等,留著一個佔空間的空殼是最浪費的方法。

  我認為在科技落後的時空下,處理死屍最好的作法是隨便棄屍荒野當肥料(莊子),或是餵禿鷹(藏人),反正就是回歸自然。科技好的情況下就應該把死人的器官都捐贈出去,讓有需要的人使用。

2008年4月25日

「論語」的意思(高中課本)

三民書局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第一冊開頭是這樣寫的:

「論語」這個書名,大概要到景帝、武帝之際,才逐漸普遍被人們所使用論語命名的意義,歷代學者各有不同的說法,這裡列舉具有代表性的說法如下:
(在此省略班固、劉熙、何異孫等人的說法)
陳大齊先生說:論語二字應當與論語書中所用的論語二字同意義,不應當別作他解。所以採舉書中所用「論」、「語」的意義為書名的解釋,應是一條最直捷安穩的途徑。論語書中所使用的「論」是討論,「語」是告知。論語中孔子言論一為問答討論、一為主動告人,這正是「論」、「語」。如此把全書的主要內容都顯示出來了,他的解說是正確可信的
(隔了兩頁)
論語主要應在春秋末至戰國初之間編纂成書。
問題:
1.既然前面說歷代學者各有不同的說法、這裡只是列舉,那麼最後一句「他的解說是正確可信的」就不應該出現,如此有失公允。
2.論語成書的時間和得到書名的時間不同,書名中文字的意思和書中內容理文字的意思當然有可能不一樣,憑什麼要相信這個解釋是對的?

下飛機拿行李的時候多退一步

  在台灣下飛機後在輸送帶旁等行李的時,大家都會靠很近,緊貼在輸送帶旁邊,結果就很擠,而且要拿行李的時候都會怕撞到旁邊的人。如果大家拿行李的時候可以離輸送帶遠一點,等看到自己行李再上前拿取,可以有三個好處:

  一是就像跑道外圈比較長,站外圍一點可以有比較大的空間站人。
  二是上前拿行李的時候不會有旁邊的人礙手礙腳。
  三是大家的視線比較不會被前面的人擋住。

  靠上去完全沒有好處,只會像球場觀眾一樣:
  在一個球場的觀眾席,本來大家都坐著,大家都可以看到球場上的情況。突然有一個白癡決定站起來想要看清楚一點。結果後面的人被檔到了也跟著站起來,旁邊和前面的人看大家都站了也只好一起站,結果大家都站起來了。然後大家看到的和大家坐著的時後相比沒有比較清楚,但是比較矮的人就看不見了。而且這下大家的腳都會痠。

一邊吃飯一邊社交應酬

  邊吃飯邊講話有很多缺點:食物較可能進入氣管會嗆到、空氣進入食道會造成打嗝放屁脹氣、每道菜都被飛沫灑過容易傳染疾病、講話都是菜味......這只是小事。

  在東亞文化中沒事夾菜給別人常發生,似乎被認為是一種禮貌或關心的表現。但是收到菜的人不見得喜歡吃那道菜、或是吃飽了、或者覺得自己夾就好了、或是覺得自己要怎麼吃是別人不該干涉的自由……但是別人夾給你又不能拒絕不吃,只好吃下去。筷子沾過夾菜者口中的唾液、病原體、菜渣等,夾給別人的菜上面也沾了這些堆髒東西,很不衛生。

  更糟的是沒事敬酒想灌醉人,喝酒過量對身體不好,喝那麼多可以幹麻啊?這根本和拿刀互砍一樣。比賽誰肝臟的酵素比較多很好玩嗎?甚至有時會說別人不喝說是不給面子……一開始不要強迫別人喝就不會有面子問題了,沒面子自找的,一般人面子也沒大到要傷自己的身體吧?

  還有些人在餐廳討論公事,這很糟糕。討論公事是需要聚精會神的事,同時間卻吃飯,把身體設定在休息的模式,這樣會造成既消化不良又公事談不好,一個對身體不好,一個對整件公事牽涉到的群體都有害。

  小時候大人都教我們不要邊吃飯邊講話或邊看電視,結果自己都做不好。

為何效忠國家?

  國家只是為了保障一群人的利益所建立的管理單位,它不等同於文化,沒有獨特性,也沒什麼特別值得保存的地方。我覺得現在這麼強調國家這個層級真的很莫名其妙。像是深綠份子一直希望台灣建一個叫做台灣國的國家,幹嘛?把中華民國改名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嗎?還有美國也是,明明就是一個多民族多文化的國家,為什麼要給人家洗腦說美國多神聖、多優越,甚至搞到會歧視其他國家、看不懂世界地圖?我們應該關注的應該是一個地區的特色,政府只是一個階層,國界只是某種管理的有效範圍。

  我覺得像歐洲那樣不錯,國家和文化的範圍差不多重疊,然後政府的功能漸漸被歐盟取代,未來可能國家的概念會越來越不重要,讓文化身份取代國籍。有些西方人會問為什麼我們從台灣來,卻自稱Chinese而不是Taiwanese,答案是因為我們東亞文化圈講中文的人都是Chinese,這比我們住在哪裡、或在哪裡出生更重要。最好的狀況是大家都是地球人,不要分國家,每個人自由選擇甚至創造自己的文化。

相似度

媒體用「相似度」這個名詞行之有年,大家似乎還是不覺得有任何問題。每當媒體說兩人「相似度有X%」時,其實就是在欺騙觀眾。媒體沒有用電腦計算五官相對位置,沒有分析臉型,沒有比對面孔的三維座標;從頭到尾就只是記者自己評心情打分數,主觀地「感覺」兩個人長得有多像。但是媒體卻用量化的數據來比較兩個可以分析的樣品,煞有介事地用百分比來說兩人的外貌近似程度,好像很客觀一樣很科學一樣。

像不像你只要拿兩張角度光線相像的照片擺在螢幕上,大家自己會看,用不著讓一個記者的主觀判斷來影響觀眾,讓觀眾先入為主地覺得兩人像或不像。

2008年4月24日

生物學家無法欣賞花朵的美?

  馬克吐溫在Life On The Mississippi第九章(點此連結可線上閱讀6~10章)提到說經過學習,人懂得比較多之後,看事物時就只會利用學到的知識分析而無法欣賞,還說他懷疑醫生看到有著紅潤臉頰的美女時是否只看得到一具衰弱的軀體(臉紅是結核病的病徵之一)。

  確實,美食家、調香師、藝術家、評論家等等可能無法像常人一樣容易滿足,或者因為接觸多麻木了,或者因為這些人有比較高的標準;魔術師可能因為知道魔術的原理而難以光看普通的表演就感到驚喜,因為魔術是利用觀眾的無知來讓觀眾驚訝;但是懂得平常事物背後的科學原理並不會影響欣賞這些東西的能力,因為知道東西的原理不會讓你感到麻木或提高標準,一般東西也不是利用神秘感來讓人感到特別。你知道食物的鹹味來自氯化鈉(食鹽)後,你會覺得鹹豬肉變得不好吃嗎?

  相反地,知識其實是望遠鏡,使你能用不同的方式欣賞,而在一般人看不見之處發現美的存在。知道峽谷是由谷底的溪流經過長時間的侵蝕而產生,你不會說「沒什麼了不起嘛!」然後就覺得峽谷不好看,你會明白地球歷史的悠久而感到自己的渺小,於是峽谷就顯得更加宏偉。知道演化論,你不會覺得海底火山口生態系沒什麼了不起,你會更加讚嘆生命的奧妙。

  誰說生物學家無法欣賞花朵的美?

有興趣才能成功

  要能成功,興趣最重要,至於是否有毅力、是否努力、是否天賦異稟、是否能融會貫通、是否有良好的資源等等,這都是後來的事。唯有透過「興趣」這面透鏡的折射,我們才能夠有效率地把資訊聚焦成真正具有力量的知識。對某個領域特別有興趣的人應該都能體會到有興趣的東西學起來特別快、可以自然而然地花個幾小時鑽研卻不會累,輕輕鬆鬆就能融會貫通。

  如果是為了其他目標而努力,再有趣的學問都會成為枯燥的單調資訊。網路上曾經流傳一篇文章,內容是一個台大醫學系的畢業生在吐苦水說他浪費了十年讀書當醫生,換來的是每天工作累個半死、只能拿到一點點錢,一直在抱怨薪水太少……他就是因為沒有興趣,只想要靠醫學賺錢才會落得這個下場。

  莫札特從小就對音樂有興趣,愛因斯坦因為一個羅盤而迷上關於空間的思考,比爾蓋茲為了設計自己喜歡的電腦程式甚至不上數學課--只要有興趣就自然能夠有毅力、自然會努力、自然有辦法融會貫通、自然會積極地去尋找資源、自然可以學好、自然可以把工作做好、自然不會感到那麼辛苦。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延伸概念:
1.如果你發覺你對任何事物都沒有興趣,別擔心,興趣有時也是可以慢慢培養的,例如費曼似乎就是被父親特意培養成科學家。但是不要欺騙自己。
2.既然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把書讀好,這就顯示補習這種強迫灌輸資訊給沒有興趣的人的作法是徒勞無功的浪費資源。即使興趣可以培養,補習也沒辦法讓人有興趣。

學習不要像海綿

  學習要像海綿是很常聽到的比喻,我認為這比喻非常爛,唯一能夠類比的是吸收知識和吸收液體都是吸收。不一樣的地方如下:
1.海綿只吸流體,不能吸固體,但知識應該各方面都要學,至少要有粗略的認知。
2.只要是液體,不管是血水、糞水、還是去離子水都吸,好像壞的東西也照學不誤一樣。
3.海綿會吸飽,但人的學習應當是活到老學到老,而不是熬到大學畢業混個文憑就開始混。
4.海綿一壓液體就原封不動的流出來,知識沒有被消化,沒有變成自己的一部份,而且無法承受外部壓力。

2008年4月22日

誰管你的星座血型

  在網路上申請帳號很多時候都會要你填寫星座和血型,這種沒有科學根據的東西我實在不曉得填來幹嘛的。我認為公布我的星座給人看只會讓我被無知而迷信的網友定型。

  星座看的是一個人出生時,從地球上看千百光年外的幾顆恆星和太陽的相對方位,這和一個人的性格、命運怎麼會有關連?光是那裡的光要過來花的時間就比人的壽命長了。至於血型看的則是紅血球上的多醣類,這和腦神經細胞的連結方式怎麼會有關連?難道血型和性格的基因連鎖嗎?一般來說血型根本就只有在捐輸血液的時候才有用,平常使用根本完全沒有任何意義。全世界難道只有12種或4種人?血型不是只有ABO,現在黃道對應的13星座也跟星座命理用的不一樣,這東西光用想的就有問題了,有少數人要信也就算了,連大型網站都來這一套是什麼意思?

  我印象最好的是Stumble Upon網站註冊時填的資料,星座那欄直接有一個選項是「不信這一套」,至於血型好像外國從來就不流行所以沒有看到那一欄,另外還有一份看起來是有心理學根據的性格測驗可以做。這不是比那種模稜兩可的東西好多了嗎?

水球

  很多活動都喜歡玩丟水球的遊戲。水球的眾多問題包括:如果沒有帶衣服毛巾去換很容易著涼、水球用力砸可能會受傷,尤其是對眼睛和耳朵、可能有些人會趁機挾怨報復有過節的人。但是這些問題都比不上環保上的問題。

  丟水球很不環保,例如內湖高中的畢業典禮2006年的新聞說他們幾分鐘就丟完了25萬顆,保守估計一顆水球200毫升好了(約等於一個馬克杯),25萬顆水球就是50立方公尺的水,約略等於一個不很大的游泳池!更糟糕的是氣球皮跟水在一起很容易流進排水系統造成堵塞,到時候颱風天就會淹水。就為了那幾分鐘的高興感覺?

  2007年我看到新聞上說他們這回特地在畢業典禮之前節約用水,號稱把水球的水省下來了。這讓我更覺得奇怪,既然水都能省下來了幹嘛還要用掉?沒有丟水球活動就省不了水嗎?

小品盆栽

  在桌上擺一盆綠色植物,賞心悅目。

  最近幾年流行的種子盆栽很棒,成本低,不佔空間,生命力強,自由度高。有點技術的話,透過適當的修剪,老樹的樹型可以縮小到一個盆子裡。或者也可以用小苗做出一片森林。


  這個是我2006年做的,陶杯自己拉的,底層墊的石頭自己撿的,鋪土、撒種子,大王椰子的種子自己撿的,火龍果種子買的(在花市又稱綠鑽、小可愛、幸運草等等)。棕櫚長很慢,約三個月才有第一片葉子(可能因為我冬天種)。仙人掌就很快,一週發芽,三週就可以看了。這盆現在已經壽終正寢。

2008年4月21日

韓國開放狗肉合法化

  狗的演化確實和人類已經在一起很久,但是這不代表狗比其他動物有靈性,像豬牛鯨豚就非常聰明,但是還不是有許多人在吃它?除非你吃素,否則實在沒什麼立場反對吃任何一種動物。而就算你吃素,當今的農業生產方式一樣對生態環境造成非常大的傷害(說不定還比動物飼養場糟),吃素間接還是害死了許多動物。

  在我看來需要關注的只有飼養和屠宰過程是否人道以及是否乾淨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不是用禁止吃狗肉就可以解決的。相反地,開放狗肉合法反而更能解決這些問題。因為只要有人要吃(需求),就一定會有人飼養屠宰(供給),不合法只會讓屠宰場地下化而難以管理,於是造成不人道的殺狗方式和衛生狀況堪憂的狗肉品質。韓國讓狗肉合法化,正好可以公開地處理這些問題。如果不開放狗肉雖然被殺的狗可能會變少,但是那些不幸被私下宰殺的狗只會死得更慘。

公園的有毒植物要清除?

  2006年9月5日聯合報C2有一篇關於公園中有毒植物的新聞,大致的內容是說一位缺乏科學素養的呂姓臺北市市議員質詢公園處,說公園裡面有些植物有毒,很危險,小朋友如果拿來吃會中毒或碰到會過敏。他還弄了一個統計,計算各個公園裡面有毒植物的種類數,並要求不要再花錢種這些植物,甚至一年內要拔光這些植物。
現在我們來分析一下:

小朋友拿來吃會中毒
  誰叫他要亂吃!照這樣同樣吃了會中毒的蜘蛛、有毒昆蟲、蜈蚣是不是也要殺光?水池小孩會跑下水淹死,要不要填平?道路小朋友會跑上去給車撞死,要不要夷掉?這是家長自己不看管、教導好小孩讓他亂吃,還怪公園種有毒植物。

碰到會過敏
  各種東西都有人會過敏,有的人對海鮮過敏、有的人對豆類過敏、有的人對一般植物的花粉過敏、有的人對陽光過敏……過敏和有沒有毒根本無關。

統計出來有毒植物種類很多的公園都是人很多的大公園
  公園佔地大裡面植物種類當然比較多,他應該要計算的是單位面積裡面有毒植物的質量,算不出質量起碼要算數量,哪有算種類的?一個公園只種了滿滿的夾竹桃統計是不是就會只有一種有毒植物?

上榜的有毒植物……
  白千層:這是花粉量多時會過敏,通常不會有人沒事爬到樹上把花摘下來聞。
  蘇鐵:葉片革質尖端有刺的植物才不會有拿來吃。
  杜鵑:報導強調全株有毒,這根本沒有差別,沒有人會把根和樹枝拿來吃。
  還有為什麼榕樹、尤加利樹沒有出現?因為那位議員不敢要求把這些大家都認得的樹木砍掉?

一年內拔除
  為了怕幾個愛亂吃小孩子拉肚子,你要把成千上萬的植物殺掉,這影響有多大?上榜的杜鵑、馬英丹是公園常用的灌木綠籬,並且可以作為蝴蝶的蜜原植物或食草,相思樹、白千層、海蒙果是大樹,上面可能有很多生物棲息,拔掉這些植物會連帶害死很多依賴的生物。而且白千層是很常見的行道樹、相思樹是臺灣的丘陵上常見的樹種,根本不可能全部處理掉!

  報導最後面公園處說會召集專家來討論,我想這應該只是在應付,還真有修養,如果是我受詢我就直接嗆他了。

沒空?

  當問人有沒有空的時候,其實我們在問的是「如果你那段時間用來做另外某件事是否會比做原本的事情值得?」沒有真正所謂的「有空」,因為就算你沒事做你也會選擇發呆、殺時間、從事休閒活動等等。平時只是因為放棄這些東西去做別的事只是很小的機會成本,所以我們不把這些事當作真的有事,而認為那段時間是空出來的。而「沒空」當然就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放棄。

  我們這樣講會造成的缺點之一是「沒空」會變得很死。對於講信用、做大事業的人來說,使用「沒空」這個詞沒什麼問題,因為取消一個已經講好的約定會造成的傷害(重約時間對專業形象的影響、大型活動改時間影響的場地合約和參加人員……)比和正在約時間的人找另一個時間(行事曆翻到下一頁,「那換這天怎麼樣?」)大太多了,所以沒空就是真的不能用的時間。但是有些人會有比較鬆散的活動(例如自己去逛街、空閒時間多的三五好友去郊遊),但是也不像「有空」那樣不重要,這時應該要衡量選擇做哪件事比較好,而不是先決定時間的佔絕對優勢。但是很多人卻會因為「沒空」這種用詞而在放棄原有活動而選擇後來的方案會比較有利的情況下選擇不放棄,因為沒辦法想到「沒空」只要放棄活動就可以改成「有空」。

  另一方面,在對方不知道你要幹嘛的時候就問別人有沒有空是沒意義的,因為對方沒辦法透過比較兩件事來選擇要不要放棄原有的活動。這很明顯,但是時常有人忽略這點,劈頭就問某人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有沒有空,等人家回答有空或沒空了才說是想要一起吃飯、一起去打球、去看電影等等之類的。但是偏偏如果被問的人不回答而反問要幹嘛,待對方回答後又覺得這件事不如原有的事重要而拒絕,又會顯得不禮貌。

  所以大家問別人有沒有空的時候務必要先表明目的,這樣如果人家不想去才容易用社交辭令找理由推託、如果想去才不會不小心沒空說得太死。

2008年4月20日

不等價交換

  我之前看到一篇文章,說所有交換都是等價的,例如你花10元買麵包,麵包的價值就是10元,兩者是等價的,總之就是所有的交換在交換前後所擁有的東西不變,據說很多人主要是因為看了某卡通而這樣想。另外也有些人持這個觀點是出於某些勵志想法,而認為收穫需先有付出、有付出就有收穫。不論何者,我非常不同意。

  事實上所有交換都應當是不等價的,交換通常都會是有利的(所以我們才會去做那個交換),只有少部分會有害,沒有等價的交換。你花10元買一個麵包,對你來說有麵包可以吃的價值比那個不能吃的10元硬幣大;而對商人來說,麵包只要用低於10元的成本就可以大量製作出來,麵包是他不需要的,所以他賣麵包換取10元。於是這個交易兩人都由不等價的交換中獲利,這個交易過程中獲得的利益在經濟學上叫做消費者剩餘,是促成所有交易的動力。而就算在促銷活動使用成本價或甚至低於成本的價格跳樓拍賣,商人也賺到了廣告效益或是降低了虧損。另外也有些人因為缺乏經濟頭腦而造成賣的東西價格比成本還低而不自知,這時就是前述不等價的交換中交易有害的情況。

  而關於付出和收穫,很明顯地我們知道社會上有許多人因為運氣好、或是因為家產夠多,而能夠不勞而獲;而也有不少人因為天時地利不佳或被騙錢而造成付出了大量心力卻只換來高築的債臺。

  至於那個卡通(還是漫畫?),我沒有看過,不過聽說它講的只是化學上說的質量守恆而已。

賢賢怎麼易色?

子夏曰:「賢賢易色......」(學而第一‧七)
  意思是說要以敬重賢人之心來取代愛好美色之心。這裡有個奇怪的地方:「敬重閒人」和「愛好美色」明明是兩個不相干的東西,這根本就不能取代,又不是說難道心有容量,放了「敬重賢人」就沒有空間放「愛好美色」。難道不可能有人又敬重賢人又愛好美色嗎?劉邦不就就是這樣?

  你可以用毛毛蟲來取代電燈泡嗎?
  你可以用汽車來取代梳子嗎?
  你可以用白開水來取代垃圾桶嗎?

充電電池

  無論從環保還是經濟的角度,充電電池都比一般電池好。

  一般的乾電池焚燒會產生許多有害物質,一顆電池丟到土中就會造成一大片土地長不出植物,拿去回收則需要將不同類型的電池仔細分類、各自用不同的物理和化學方法萃取分離其中的物質,過程也耗費不少能量和資源。相較之下充電電池的電來自發電廠大量發電,大量發電時相同電量所附帶的污染相較之下會小很多。

  充電電池價格通常在一百多元左右,看起來好像不比十幾元的一般電池便宜,但是市面上賣的充電電池說明中保證的可以重複使用上百次,因為現在的充電電池沒有記憶效應不會用個幾次存的電量就變少也不用放電。而充電一次所需的電量也不到0.1度(以我使用的充電器為例,8W×12hr=0.096°),這樣算起來價格至少便宜了90%。

  充電電池唯一的缺點是如果忘記充電的時候很不方便,而且有些種類就算事先充好,只要放個幾週電也會自己漏光。這大概只能看個人的生活習慣是否有辦法在適當的時候充電。但是跟上述優點比起來,盡量只在偶而忘了充電又非常需要的時候才用一般電池是值得的。

  另外,記得不管是用哪種電池丟棄的時候都要回收喔!

2008年4月19日

歡迎

  你好,我是Yel D'ohan。這是Star Trek星艦迷航記中的Vulcan瓦肯語,Yel是星星、D'ohan是疑惑。這個網誌的名稱《星問》就是由此而來,同時也是暗引屈原的《天問》。

  這個網誌的許多內容本來在從2007年開始發表在深藍個人論壇,後來移到Yahoo!部落格,到2008年4月又逐一移到這裡來,過程中可能有修改部分的文章,不過這些想法有些是早在2006年就開始出現在我腦海中的。

  這網誌的目的包括分享我的各種想法、希望讓大家重新用不同的角度思考習以為常的事物、改變一些我覺得不合理的事情、宣傳我認為比較好的選擇、推廣我認為大家該知道卻不知道的事等等。身為一個星艦迷,即使到不了太空無法發現新世界和新文明,但一沙一世界,平凡無奇的事物也可能有值得注意的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