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1日

絕對的人權

  我記得Star Trek Enterprise有一集很有趣,主角們遇到一群外星人,他們有三個性別,其中第三個性別一直被視為生殖的工具,完全沒有前兩個性別所擁有的權利。這時主角之一,崔普,問了他們的醫生之後,得知這第三性別的人的智力沒有任何不如前兩性別的跡象,就認為這第三個性別理當享有跟前兩個性別相同的權利。艦長卻說,說如果是地球上的任何國家,他都會同意應該要有性別平等,但是我們不能干涉其他種族的事情,因為「人」權是人類的事。

  是否一定不能將人權強加在長得跟地球人很像的外星人身上不是我這裡想要討論的重點,我更覺得有趣的是:為什麼我們可以把人權強加到地球上的每一個人?

  在趨向多元思考的社會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人們漸漸不再認為有一個絕對的道德是絕對必須遵守的,我們沒有道理要覺得人權是地球上每個人都要享有的,畢竟人權也是一些相對的價值觀,不是絕對的道德教條,沒道理這些價值可以用得這麼理所當然。但是即使我們都同意應該包容各國自己的文化,但是卻認為有些非洲國家盛行女性去勢是不尊重人權,並且覺得我們可以,而且有責任,要對該國政府施壓。即使認為別人的家務事不應該干涉,但是在家暴的時候我們又覺得政府可以,而且有責任要介入別人的家庭,保護受虐者的人權並懲罰施暴者。為什麼?

  我認為這是因為人類經過上萬年的演化,產生了認知能力,因此天生就會希望能夠有某些最基本的被對待的方式,唯有這些需求被滿足了才能產生最大的幸福,而這些對待方式就是所謂的人權。因此人權之所以每個人都該有,是因為人類同樣都是人類,心理上會想要追求一樣的東西。只要這麼一想,我們可以輕鬆解決其他生物有沒有動物權或外星人權的問題:只要分析每種動物的心理就好了。但是另一方面,人類自己物種內的差異呢?

  如果中國人上千年的封建社會造成中國人從基因裡就甘願被別人牽著鼻子走,那麼參政自由仍然必須適用在中國人身上嗎?
  如果猶太人上千年來的封閉社會,大腦已經適應於只相信唯一一個宗教,那麼宗教自由還需要適用在猶太人身上嗎?
  如果非裔美國人在短短的幾百年內已經演化得樂於被當作次等人,他們還需要法律平等嗎?

  我相信答案都是否定的,不過這三個問題的前提並不成立。然而,我希望大家思考的是,「人權」這個概念這麼廣為流傳,顯然是一個很成功的meme,但是這個meme的傳播之所以會成功,並不一定是因為它包含的價值觀絕對對人有利。不可否認人權在大多數情況是個對人有利的meme,但是當人權跟其他價值衝突的時候,我們應該小心地衡量利弊得失,看看究竟怎樣的抉擇才能帶給大家最大的利益,這絕對不是簡單的「每個人都該有人權」就可以解決的。何況人權包含了各種權利,這些權利本身之間都會有衝突了。總之,人權絕對不是絕對的,它只是一個近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