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2日

臺大的工程

  今天的新聞:財團捐錢就增建? 台大如工地(聯合報2010年11月22日A5版)

  當我們的中央政府受到民意的影響,而透過教育部來要求各大學增招學生;卻因稅收不足而無法提供更大的校地並給予足夠的經費時;必然會出現眾多學系想要蓋系館、助教薪水付不出來、腳踏車沒地方停、宿舍漲價……等等的宭境。面對這些問題,學校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向民間財團募款來解決。但賠錢的生意沒人做,財團捐的只會是可以達到廣告效果的大樓,並且還對大樓的風格和命名重重限制。此時,對校方來說,長期的規畫總是比不上短期的急迫問題,上千名師生的空間需求不能乎視。但滿懷理想的學生(和某些老師)又豈會滿足於格格不入的高樓、被拆除的古跡和綠地、以及不夠用的體育場?

  人類總是不滿足於現狀。當我們自己的權益可能受損時,更是千百個不願意。以最近人文大樓的討論為例,經過網路上一連串理性的討論,大多數人都同意:除非人文大樓能有另一塊建地,否則就必須要蓋這麼高。但是當有人問到有誰願意把自己系的空間捐出來給文學院,眾多抗議的非文院學生就在一瞬間啞口無言。

2010年11月5日

性/別與國/家


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性/別」的命名反映了我們多年來在女性主義理論上的反思,其中的斜線至少包含四層意義

1. 性別並非簡單的兩性,而是還有其他可能。斜線畫出了其間曖昧複雜與分裂不穩定的可能,「性/別」因此也指涉了「性別」本身內部的多元流動,特別是「跨性別」。
2. 「性別」與「性」在這個名稱中合成一體,以表達「性別」與「性」的複雜關連,但是斜線也指出了兩者不可化約為一。
3. 斜線同時表達了「性」中有「別」(差異)的概念,指出「性」的多元異質和內部差異,並且還有壓迫宰制關係。
4. 「別」就是差異,因此「性/別」也表達性與其他「社會差異」(階級、種族、年齡等)的複雜關連。


  翻譯:

「性」的定義很複雜,「性別」的定義也很複雜,「性」和「性別」的關聯更是複雜,所以我們就在「性別」中間加一個亂用的標點符號,變成「性/別」,就可以表答這些意義了。

  照樣造句:

  「國/家」的命名反映了我三分鐘前在標點符記使用上及女性主義理論間衝突上的反思,其中的斜線至少包含四層意義︰

1. 國家並非簡單的我國與外國,而是還有其他可能。斜線畫出了其間曖昧複雜與分裂不穩定的可能,「國/家」因此也指涉了「國家」本身內部的多元流動,特別是「跨國活動」。
2. 「國家」與「國」在這個名稱中合成一體,以表達「國家」與「家」的複雜關連,但是斜線也指出了兩者不可化約為一。
3. 斜線同時表達了「國」中有「家」(次單位)的概念,指出「國」的多元異質和內部差異,並且還有壓迫宰制關係。
4. 「家」就是家族,因此「國/家」也表達傳統觀念中,國家與「社會階層」的複雜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