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

既得利益該如何?既得利益又如何?

「既得利益者」在大多數人的用語中是一個貶意詞。通常說一個人是既得利益者,意思就是說他沒有立場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他的意見不適用在一般人身上,或是有支持現狀的偏誤。極端一點的意思,就是說這個人偷了原本該是其他人的利益,他罪該萬死。

在所有的社會中,一定都會有人得到比較多好處。例如有的人天生比較會念書,考上公立名校後又拿納稅人的錢念書。有的人出在家族企業中,什麼事都不用做就有錢花。這些人都是既得利益者。他們會有這些利益,不是因為他們特別努力或怎樣而「應該得到」這些利益,也不是他們為非作歹盜取了別人的利益。這些人會念書(或有錢)只是剛好生在特定的家庭,有特定的基因和教養(或家產);社會鼓勵會念書的人(或允許繼承家產)是時代的巧合,如果他生在游獵採集社會就沒那麼幸運了。總之,這一切都只是自然發生的巧合,不是因為那個人做了什麼行為才讓他得到這些利益。

那接下來呢?有個人沒做什麼事就得到了比較多的好處,他不應該把這些利益還給大家嗎?

我們來想想,一個天生長得很漂亮的藝人、剛好生在一個審美觀對他有利的社會中,靠外貌賺了很多錢,現在你叫他把賺的錢交出來?這是共產主義嗎?

我不是說不用還,而是說我們不應該要他們把利益「直接」「全數」交出來。就好像有的國家正好座落在天然資源多的地方,我們不能叫他們把資源交出來各國平分。我們應該讓那些國家善用這些資源,然後把成果分給大家。像冰島有天然的地熱資源,他們借此機會發展地熱發電,然後把這個環保的技術推向全世界。

有限程度的資源集中可以創造整體的社會利益。會念書的人讓他一路念到博士可以幫助科學進展,改善人類社會;讓藝人有錢賺可以鼓勵他們創造更多娛樂節目給大家享受。既得利益者如果能夠善用這些利益,對社會是有幫助的。重點在於,既得利益者必須知道他們既得的利益是跟社會借來的,不能全部自己留著享用,而應該用來創造更多利益讓大家共享。

這裡會遇到一個問題:心理學研究(見下方影片)發現人只要一有錢,就開始覺得這是自己應得的錢、變得自私、開始看不起人。就算只是在做實驗,抽簽決定誰當有錢人,抽到當有錢人的受試者也會出現這些偏誤。

所以利益的分配不能差太多,錢太多會讓人自以為是。這是政府應該多跟有錢人收稅來進行財富重分配的原因之一。同時,每個人也都應該時時提醒自己,如果自己是既得利益者,要知道這些利益不是自己「本來就應得的」,是跟社會借的資源,應該在適當的時機回饋。其他人則應該監督這些既得利益者,確定他們有善用他們的利益,但不應該因為對方是既得利益者就把對方當成十惡不赦的壞蛋。

現在,給大家一個題目。阿克圖爾斯是人類帝國的邪惡獨裁者,他利用自己的權力,給他的小孩瓦里萊安最好的房產、教育、人脈……等資源。瓦里萊安長大後因此有很不錯的社經地位。請問:有哪些事是瓦里萊安有責任要做的?哪些事他可以不用做?


2013-10-05

生物學有沒有定律?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廬塞福說:「科學,要不是物理,要不就是集郵」。近代生物學的最大貢獻,是發現生物系統完全符合物理定律。生物不能違反熱力學定律、打破能量守恆或無視萬有引力。但這是否就表示所有的生物學只是在觀察與描述、所有的生物學現象都可以用物理學解釋?生物學有沒有自己的、不基於物理學的定律?

先說說什麼是定律。

定律是源自科學家對宇宙萬物的長期觀察,然後在整理出歸律並以實驗驗證後,確認它們的正確性。例如萬有引力、能量守恆、歐姆定律、測不準原理。這些定律有可能被新的研究結果修正、推翻、或併到別的定律裡面。科學家說的定律,是相對於假說、學說和理論。單就這個定義,生物學有很多定律,如中心法則、細胞學說,但這不是今天這篇文章要討論的主題。

我要討論的是哲學家說的定律。科學定律是哲學家區分的三種「事實」的其中一種。三種事實的第一種是邏輯和數學上的必然,例如「若A則A」或「若把n+1隻鴒子要放到n個籠子,則一定有籠子裡有兩隻以上的鴿子」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違反的東西,你不會看到4等於71這種事。

再來是科學定律,這是由科學方法歸納得出的結論,一樣可以寫作「若……則……」的格式,例如「若有個物體在地表上,不受其他外力,則這個物體會以約9.8m/s^2的加速度往下掉」,我們可以把這個定律應用到任何有發生的真相或沒發生的假想。不管我手上是不是真的有一管致命的T病毒,如果我放手,依照這個定律它都一定會往下掉。

最後是事件發生的真相,它不能違反前兩種事實。但潛在的事實有很多可能,就某些角度來說,事件會這樣發生「只是個巧合」。例如我說這篇文章有2515字,這只是為我剛好用了這麼多字表達了我想講的東西,這篇文章沒有更多或更少的字,不是因為什麼科學定律說坐在電腦前3小時後文章的字數一定會是這麼多,也不是因為如果只有1701字會產生矛盾。

現在回到生物學定律。有些人會舉演化論作為生物學定律的例子。演化論說「只要有族群內有變異、不同的變異導致不同的後代數量、而且這些變異會遺傳,則族群會隨時間發生變化」。仔細想想會發現這不是歸納出的科學定律,這是邏輯演繹的必然。若綠色的毛蟲可以生出比較多的毛蟲,且綠色會遺傳,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多數的後代卻不是綠毛蟲而是黃色的獨角蟲,那會直接引發矛盾。演化論不是定律。

那其他歸納出來的法則,如孟德爾的遺傳學分離律呢?「若有兩個個體交配生殖,親代的兩個基因會分開,然後在子代中重組成對,造成子代有親代的一半基因」。我們可以想像不依遺傳學定律的生物,例如母系隔代1/3遺傳,而不會引發任何邏輯矛盾,所以分離律不屬於邏輯上的必然。而且不管某兩隻狗有沒有真的交配,我們也都可以依此推估後代的可能性狀,所以分離律不是事實真相。問題來了:生物不是一定只能有兩套染色體。我說的不只是從科學的角度上有細菌這種例外存在。就算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真的是二倍體,這定律也有哲學上的問題:我們現在看得到的生物大多是二倍體,這是演化的結果,演化的過程是一個包含隨機因子事件,以致於演化的結果只是一個巧合,就像這篇文章的字數一樣。既然孟德爾的遺傳學定律源自演化過程中的巧合導致的結果。這樣我們還能稱它為定律嗎?

這個問題不只對生物學提出質疑,也適用在所有研究特定事實的學科,如心理學(人腦剛好這麼大)、氣象學(那邊剛好有座山)、天文學(銀河系剛好這樣排列)……等等。

仔細想想,其實並沒有問題。因為當生物學家說「若一個棲地比較熱,那個棲地會有較高的生物多樣性」的時候,其實隱含著很多沒有明講的前提,包括「其他條件不變」、「在生物可以生存的範圍內」、「生產者將熱能轉為化學能的效率和溫度正相關」、「生產力會影響生物能不能定居」。如果演化的結果造成地球上只有一種生物分佈滿整個地球,這個定律不適用將是因為前提不成立,而不是因為這個定律的論述本身有錯。

接下來的問題是:什麼叫生物學「自己的」定律?

最簡單的解釋是,如果不能從其他領域的定律推論而出,那就是自己的定律。這個解釋的難處在於生物系統很複雜,裡面有許多東西的運作原理我們還不知道,我們沒辦法嘗試從粒子的運動推論出生態系統的規律,這「不可行」沒辦法證明或否證從物理推論到生物學的「不可能」。

或許有人會說「因為物理能解釋一切,所以生物學沒有自已的定律」,但這個論證是無效的。「物理能解釋一切」意思就是說所有的定律都能由物理定律推論出來,包含生物學定律,這是論證要證明的東西,不能拿來當作解釋基礎,否則就成了循環論證。

那要如何知道生物學有沒有自己的定律?

除了看看物理定律能不能推導出生物學定律,我們也可以看看生物學定律能不能應用到物理學定律不容許的情境。如果有一條生物學定律可以在物理學不能解釋的情況下還適用,物理定律必然不能推導出這個生物學定律。精確點說,如果生物學定律的前提可以允許違反物理學定律,這個定律就是生物學定律。

這樣一來問題簡單多了,我們馬上可以想到許多例子。舉例來說,「當一隻有學習能力的動物在做了某個行為後會引發懲罰,則這隻動物會避免這個行為」。這規則只說要有學習能力,但是沒有限制其機制。我們可以假定某種神奇的小白鼠用Thiotimoline作為神經傳導物質,可以在事件發生前3秒就把這件事學起來,這當然違反物理學,但這個生物一樣會避免這個行為。這個例子顯示生物學定律並不依存在物理學定律上。

再舉一個例子,「有能力單獨攝食的生物,若食物平均分散在棲地中,為了最大化攝食的效率,這生物的族群會在棲地中平均分散開來」。這個例子隱含的一個前提是這個生物要有移動能力,但是這個移動方法可以是違反物理定律的超光速瞬間移動,也不影響這個生物學定律的正確性。現實中當然沒有這樣的生物,因為這個生物違反物理學定律,但如果物理學定律錯了,這個生物真的存在,它的行為不會因為物理學定律對不對而影響上述生物學定律的正確性。

這不是說物理學錯了,或生物學錯了,或生物可以違反物理。現實環境中的所有物體(包括生物)都必須「符合物理定律」,但這不表示「物理能夠解釋一切」。有些現象必須用其他學門的定律來解釋,雖然這些定律實際上適用的情境都符合物理定律,但這些定律本身卻不用依存在物理定律上,而是獨立的。物理或許能描述宇宙的生成和基因的結構,但要解釋生物現象,我們需要的是生物學定律。


參考資料:
Marc Lange, 2013. What Would Natural Laws in the Life Sciences Be? The Philosophy of Biology, 1. 6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