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1

道德的基因基礎與meme

  很多人相信道德行為源自基因。

  基因對生物的行為有很大程度的影響,這在許多實驗中都已經證明。如果有個基因影響人的行為,讓人會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在其他人也帶有自己基因的情況下,個人利益也會和群體利益有相當大的重疊),這個基因在演化中是有優勢的,會留下來。而且我們幾乎可以確定確實有這類基因存在人類中,因為從植物的抗病訊息、蜜蜂捨身護衛同伴的螫刺、到許多小型哺乳類看到天敵會冒著自己被發現的危險出聲給同伴示警、猩猩給彼此抓背,都是這樣的例子,沒有理由認為人類的父母會養小孩、女生比較被動、以及互助合作的部落組織等等不是這樣來的,對吧?

  但是用基因演化解釋了不少人類行為的Richard Dawkins在《自私的基因》書中除了提出很多道德觀念的基因基礎,也提出了meme這個概念。Meme指的是一個在人腦間傳遞的資訊,並且可能透過影響人的行為來改變外在環境,例如一段音樂旋律、哲學理論、弓箭的製造方法、廁所衛生紙末端要折成三角形……等。Meme是第二個具有遺傳和變異能力的自我複製者,因此一樣會演化,而且逐漸開始影響基因。在某層意義上甚至可以說meme已經超越基因的控制,想想看meme為了便於自己的傳遞而讓人類的大腦變得超級巨大,消耗許多的能量並且造成分娩的困難就可以知道。

  道德會不會跟meme有關係,而不是根深蒂固在基因裡呢?我認為是的。

  你可能會認為生物必須有學習能力之後才能有meme,但是遠在生物發展出大腦之前就有影響行為的基因存在了,因此可「道德的行為」(註)是在meme出現之前就有的。但是要知道接下來我們發展出了意識,而有了意識之後我們很自然地會去思考並歸納自己的行為模式,然後就產生了許多道德教條,這些東西就是道德的meme。

  當然一開始那些跟行為有關的meme應該和當時基因要你做的事情相去不遠,一則以因為一開始這些meme是源自於意識想要解釋自己的基因造成的行為,另一方面也因為這樣的meme會比較好傳播(也就是天擇優勢)。一個在人腦間傳播的meme要利於自己的傳播,會跟基因所編碼的大腦構造有關,如果meme要你做的事情和本能類似,這個meme會讓人感到舒服,自然比較好傳播。想想一個叫你絕食的meme和一個叫你盡情大吃的meme,哪個容易傳播?道德的meme要違背基因構築的生物本能是不容易的。

  但是meme可以利用你的其他更強的本能來抑制你的某個較弱的本能。例如有些造成素食的meme把對人們對彼此的關懷轉到其他動物身上,用來克服吃肉的慾望。就像這樣,許多meme在人腦中鑽各種漏洞,並且meme又彼此影響,彼此合作或競爭,產生複雜的共演化,像有些宗教要你相信這個宗教絕對正確、要你仇視其他宗教、要你為宗教犧牲,這裡就有三個meme。到最後,meme能夠讓你做出許多根本能相差很大的行為,甚至直接對基因有害。諸如許多為了自由、共產主義、資本主義、愛情、人性尊嚴等等而死的人,死亡當然不會對基因有利。

  因此我認為道德是源自於基因,但是已經被meme接管。Meme追求自己的傳播,不斷演化,已經脫離基因的掌控,開始自己發展,造成現代人的道德觀和原始人越來越不同。以前男主外女主內是因為女性懷胎十月對後代付出的成本比較高,為了基因的延續不能不管小孩,不像男性可以到處留情;但現在兩性平權的meme卻佔了上風,因為女性工作可以提高社會生產力,這樣的meme在注重經濟發展的社會很好傳播。同樣的,大家不喜關被罰款或被關進牢中,所以守法的meme也就在會被抓的人之間傳播,但是警察抓不到的地方違法的meme就佔上風了。

  未來呢?在行為模式方面的meme之間的競爭可能會越來越複雜,如果反對其他文化的meme能夠傳遞,就會有許多的文化衝突;但也有可能文化包容的meme會取得優勢;又或者或者某個烏托邦的meme會成功佔領所有的人腦造成整個地球變成美麗新世界,並認為胎生很噁心……

  在我看來,幸福快樂是最重要的,只要最後meme不要給大家帶來痛苦,也不要搞到人類自己絕種而根本無法擁有快樂,就算電視上只剩下沒有意義的八卦、有深度的書籍全部被燒掉、大家以飆車為樂,也沒關係……或許這根我們現在腦中大部分的meme不相容了,但我相信追求快樂的meme會是最有力的meme。

註:這裡指的是以現在人類的觀點來看會覺得是跟道德一致的行為模式。如果你覺得沒有意識的利他行為可能不算「道德」,那你應該相信道德是可以透過意識傳遞的,當然會是meme,你可以跳過這段。又,如果你相信某些絕對的道德,而不是相對的價值觀,建議你去讀讀Richard Dawkins的書。

參考資料

The Selfish Genes, by Richard Dawkins
《自私的基因》,meme的概念就是從這裡來的,用基因解釋人類行為好像也是從這裡開始的。

TED演講:Dan Dennett on Dangerous Memes
講了一下meme超越基因之後對人類的影響。

TED演講:Susan Blackmore On Memes and Temes
這個演講其實是要講teme--繼gene和meme之後的第三個複製器,不過前面有一大部分很詳盡而清楚地介紹了關於meme和演化論的概念,所以強烈推薦大家參考看看。至於後面提出的teme我覺得還有待觀察,就如細胞和生物體是gene machine,teme或許只是個駕駛著meme machine的m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