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9

TED.com

  TED這個組織開始於1984年,每年從科技、娛樂、設計(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三界邀請許多頂尖的人物來演講,這些專家把他們的領域中的最新趨勢告訴觀眾。隨著組織越來越大,他們也漸漸變成從各界、各國找最特別、最有 趣的演講者來參與,將他所知道的新科技、所拍攝的照片和影片、感受到的特殊經歷、悟出來的哲學思想……等等全部濃縮在18分鐘內分享給觀眾。由於相信這些想法很重要且值得分享,因此從大概2001年 開始這組織將這些演講錄下來放在網路上免費供大眾觀看。在TED.com網頁上有百餘場演講,包括珍‧古德講人和猩猩的差別E.O. Wilson講生物保護高爾講氣候變遷Richard Dawkins講人類理解力的極限Jacqueline Novogratz講耐心資本解救貧窮……

  我大力推薦大家看看這些演講(如果你網路慢你也可以只下載錄音用聽的),這些演講非常具有啟發性,除此之外你還可以用這些影片來練習英文、學習演說技巧。

附上其中一個很輕鬆有趣,講翻車魚的影片:
值得注意的是在12分左右提到台灣

(TED有把影片放到Youtube,因為我只會從Youtube內嵌影片所以這段是連到Youtube)
另外一些我看過覺得不錯的:
Julia Sweeney獨自表演喜劇《Letting Go of God》(節錄)
Richard Dawkins講無神論
Mena Trott講網誌

人的選擇並非一定朝向最大利益

  一般而言人的行為準則應當以朝向對自己最有利為原則。如果你讀過《自私的基因》你大概知道人類根基在基因中的各種行為都傾向於演化成會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但是根據我的經驗,許多人的行為和思想在許多方面都不合這個原則。有些人犧牲奉獻的精神大到對自己有害時也要進行利他行為,有些人自私到明顯對自己有害的地步,有人拘泥於道德而認為某些東西是必要之惡不應該做,有人把遺產留給已經九千五百萬年沒有親緣關係的寵物狗,有人因為壓力自殺,有人玩電腦遊戲好幾小時什麼利益都沒有得到……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人並不會每件事情時都有意識地實際用頭腦去計算那個選擇對自己最有利,例如交朋友隱含的目的是擴充自己能享有的資源,但是我們交朋友時會有的心態只是純粹喜歡多認識人、想要互相學習,只有小人會以利相交。演化也不是即時適應的,例如在游獵採即時帶甜的果實大部分都沒有毒,現在食物基本上都沒有毒,但是大多數人還是喜歡甜食。天擇留下的這些彈性,造成有些人完全只顧自己的感官刺激,而會有不生育、不助人、不學習、不分享、不思考這些無論要延續gene還是傳播meme都不合理的行為存在。

  如果畫成圖就像一個xy散佈圖裡面有很多個點,xy分佈大致成正相關但不完全成正比在一條線上。每個點就代表一件事,橫軸是這件事會給自己的利益,縱軸是某單獨一個人或者某時空下許多人平均做這件事的頻率,依討論對象的不同每個點會有略微不同的位置,例如可能胖子甲比較愛吃、瘦子乙食量比較小,於是同樣是吃東西的點,甲的會在乙的左上方,因為吃東西對他利益較小可是他常做。如果看世上每一個人的平均的所有點的最小方差線,應該會得到是不考慮天擇的彈性範圍時得到的結果:一條表示剛好正比的斜線,也就是在該環境下對每個人最有利的行為模式。


  所以這該如何影響我們呢?

  我想如果強迫每人的行為頻率調整到線上可以消除很多社會問題,短期內也不會對人類整體造成傷害,但是長期上卻會有嚴重的問題:降低多樣性一定會造成面對環境變化的抵抗力變差。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個行為的利益變低或變高了(圖上的點左右移動),大家卻沒有少做或多做這件事(圖上的點沒有上下移動到線上),就會出問題。加上我們目前根本無法完全量化判斷每件事的實際利益大小,我們除了無法在環境變動下即時修正行為之外,甚至就算我們想要這樣做也根本不可行。但是如果我們允許大家在一定範圍內不依照最佳頻率做某些事情,如果環境朝向任何方向移動,都正好會有某些人的行為模式正好可以適應新環境。

  因此我們應該做的事情應該是理解到這一點而在一定範圍內允許有些人有看似不合理的行為,並且在社會分析的時候把這些行為列入考慮。聽說最近經濟學就有人在分析人不完全理性、做事情不見得會選擇最大化自己利益的情況。

2008-05-04

不要開休旅車!

  平常休旅車載的人和一般小車載的人是一樣多的,很少會有五、六人需要一起坐車或是車上要放很多東西,因此休旅車多餘的空間平時唯一的用途是用來讓乘客能夠感到比較寬敞、舒適。除了空間大和炫耀,休旅車好像沒有其他比小型車好的功能。

  但是休旅車比較貴、比較耗油、製造比較多污染、比較難停車、比較佔空間、機動性比較差……我不懂為什麼要開休旅車。

產品代言

  廣告如果只是要宣傳品牌提高知名度時可以隨便玩花樣,但是要證明產品效果的時候就應該透過比較科學的途徑,拿出能夠量化的數據直接證明,直接和其他品牌的產品或是不使用產品的結果對照,這才是有意義的證明。讓代言人來證明產品的優劣由於沒有對照組,樣本也只有代言人一個,根本沒辦法證明使用前後的差異是來自於產品而非其他變因。

  廣告通常是代言人自己講說他覺得產品很好,但是代言人是商人自己花錢請來的,他當然會說產品好,尤其是代言人如果是演員,要他演出產品很棒的樣子根本輕而易舉。尤其是廠商時常會找一些藝人明星來代言,一般而言這些人並不是美食家或科學家,根本就沒有能力分辨產品的好壞,只要吃完沒有肚子痛、插電沒有爆炸、擦了不會過敏,他們就當作是好東西。更何況他們用的產品是免費的,因此會更覺得產品很好。

  明星偶像說產品好,那些追求偶像而缺乏理智的消費者就會受到影響而購買這些不實用的產品。如果產品不依照實際功能來在市場上競爭,就會造成資源和錢財的浪費。

  因此,消費者應該保持理性,不要被一些低劣的廣告牽著走。

明星是哪根蔥?


歌手的工作就是唱歌、運動員的工作是在運動比賽表現自己的能力、演員的工作是把角色演好、政治人物的工作是處理國家事務。喜歡這些人可以,但應該是喜歡這些人的專業能力,或者是他們在其他方面值得喜愛的特質。沒有理由因為一個人長得帥就覺得他講的人生大道理都是金玉良言、因為一個人演戲演得像就覺得他演的廣告推銷的產品最好、因為一個人歌唱得好就覺得他穿過的衣服有神奇的功效值得花上萬元購買。

事實上,很多歌手、運動員或演員,在他們的專業領域之外一點常識都沒有。有許多人散播錯誤健康資訊、鼓吹偽科學、迷信靈異、吸毒、過份注重外貌、在一般大眾看得到的節目上講沒水準的笑話、罵髒話或人身攻擊、 用暴力攻擊人等等,在道德上不適合作為表率,更不適合讓傳播媒體四處發送。

要好喝的飲料請自己喝喝看,要有功效的營養品請詢問醫師和營養師,要好的道德價值請找哲學家和社會學家,不要因為一個人在某個特定方面有成就就認為他是全能全知全善的神。

情理法理情

  常言道:平時做事情理法,法官判案法理情。我非常不贊同。

  誠然,法是有系統可以有效率地做出一致性高的抉擇的原則、情是人類天生就會用的選擇方式,但是任何一者都有缺陷。法的制訂是由一群以自己的利益為出發點的政治人物所制訂出來的沒有彈性的文字,不管是法律本身不合理或是鑽法律漏洞,時常不見得可以產生對大家最有利的結果。情則是一直主觀的人情、情緒,很容易蒙蔽一個人的理性。

  理才最適合作為判斷的依據,我們應該客觀理性地看事情,看何者比較有道理。